2021年6月18日

yabovip14-他的课在大巴山深处

1月26日下班后,重庆师范大学生命科学院教授许锦山开车出发,直奔距重庆主城5个小时路程的城区县。为了研究和推广大巴山重罚养殖业,他已经把这个重庆最偏远的县作为第二个家。

城区位于大巴山深处,山的冬天寒风刺骨,冷气沿着衣服缝隙向内钻。晚上12点多才到,第二天一早许金山就跑到了蜂场。“蜂种很成熟,下一步要提高抗病能力。蜂箱数据智能收集方面还有一些难题需要突破。”看了系统,调查了蜂箱,对蜜蜂过冬的细节,许金山一再嘱咐负责蜂场的郑勇。

许金山和城区县于2015年10月结缘。那年许金山为了学校扶贫工作去城区考察,发现当地很多农民养蜂采蜜。“大巴山重罚质量优异,但农民没有技术,所以是‘看天水’。(阿尔伯特爱因斯坦,Northern Exposure(美国电视剧))蜂群在一两年后退化飞走了,老百姓无法获得稳定的收益。”许金山说,他在这里找到了自己的勇武之地。

走遍大巴山区,走遍全县峰农,那两年许金山每到空闲就跑大巴山,车一年跑10万公里。“有时两三天,有时一周,所有村庄都去了,住乡镇酒店,住农家房子。”许金山说:“最高兴的是找一群野蜂,拿着口袋走。”

研究蜜蜂是常有的事。许金山笑着说:“疼或疼,但免疫力疼。”在一次又一次的射击过程中,他和团队在收集的140多群蜜蜂中培养出了生产率,培养出了采集能力能够长期保持稳定的新一代重罚。

科研任务圆满完成,但许金山想做更多。他自愿成为城区县的科技特派员,与队友一起组成了城区中蜂特派员小组。“作为党员,我希望能把研究成果应用到扶贫攻防战场上。”

从此,大巴山成了许金山的教室,山里的蜂农都成了他的学生。在论坎上、元坝,许金山在蜂箱旁为蜂农现场解决了问题。对于贫穷的家庭,他免费赠送了一群良种蜜蜂。

许金山村民很淳朴,总是下课也不想让他去,所以一定要回家吃一口培根,喝一口米酒。

“以前作为城区的养蜂不知道该怎么管理,一箱蜜蜂最多可以养两年,一年产的蜂蜜也有5 ~ 10斤。由于许教授的研究,现在一箱平均多生产5斤蜂蜜,质量也上楼梯,价格也卖得更好。”郑勇说,质量最好的高山蜂蜜一斤能卖500多韩元。

在蜜蜂数量保持稳定的前提下,城区县蜂蜜产量从2017年的720吨增加到2020年的1200吨,产值从8640万韩元增加到1.8亿韩元。

“特别是有成就感,这也是支撑我在大巴山奋斗的动力。”许锦山表示,他正在改善智慧养蜂系统,研究无人砍伐场,希望蜂农们能够拿着手机养蜜蜂,而不必再苦待高山原野。本报记者王彬来到张云龙

yabovip14-他的课在大巴山深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