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25日

数字人民币红包试点落地 国有行抢先布局

本报记者 张漫游 郝亚娟 北京 上海报道

深圳数字人民币红包已正式投入使用。

经历了前期的排号、摇号,10月12日,深圳数字人民币红包中签结果正式公布并开始使用,中签率仅2.61%。据相关介绍,此次活动为数字人民币研发过程中的一次常规性测试。

在此次数字人民币布局中,中农工建四大国有银行亦参与其中,并纷纷呼吁客户在选择“个人数字钱包”开立银行时选择本行。银行提前布局数字人民币是否为争夺新一轮机会,数字人民币的推出是否会抢占微信、支付宝的市场等话题,也再次成为市场热议的重点。

微信、支付宝被“抢饭碗”?

总计191.38万名在深圳的个人申请通过数字人民币红包试点资格,仅5万人中签,王敏(化名)正是其中之一。

“12日晚6点已经收到数字人民币发放,当晚我就去使用了。”王敏告诉《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数字人民币的使用比较方便,首先是下载一个APP,在消费时出示付款码就可以支付,可用商家选择也很多,包括超市、餐饮、服饰等。

据悉,此次深圳“礼享罗湖数字人民币红包”每个红包金额为200元,中签者可于12日18时至18日24时在罗湖区辖内已完成数字人民币系统改造的3389家商户无门槛消费。

不过,王敏坦言,使用数字人民币的体验其实和支付宝、微信等方式差不多。这也是在采访中众多体验者的普遍感受。

记者了解到,随着数字人民币红包的测试范围扩大,数字人民币会对第三方支付格局带来哪些变革引起较多关注。

移动支付网分析师佘云峰认为,就本次测试体验来说,数字人民币的使用体验的确类似于支付宝、微信等第三方支付的“二维码”支付,这取决于受理终端的改造,目前大部分商户都只进行了二维码的受理,NFC等其他方式并未实施。“两者的不同点在于一个是支付工具,一个是法定货币,尽管使用体验上类似,但本质上不同。短期内,数字人民币对第三方支付格局的影响有限。”

西南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数字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陈文表示:“数字人民币是要与支付宝、微信支付竞争市场还是填补市场,仍有待政策层更明确的对于数字人民币予以定位以及正式的场景推广落地。事实上,在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如何便捷的情况下,数字人民币很难在正常的通用场景体现出比现有支付方案更强的便捷性,更多文章可能做在安全性维度。数字人民币提供比现有支付解决方案更加安全但只能牺牲一点或者不牺牲便捷性,就能够体现比较现有支付工具的优点。”

“支付宝、微信支付基于扫码支付有大量的营销节点和很多灵活、有效的线上运营经验,这个是数字人民币目前不具备的,但数字人民币的优势在于政府支持,类似消费券发放这样的活动会更多采用数字人民币形式,通过增量投放激活用户行为;尽管阿里和腾讯都是最早一批加入数字人民币试点的合作机构,但从后来发展看其参与和作用并不特别显著,如果支付宝、微信和数字人民币发生冲突,将来大趋势或是让位于数字人民币。”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特约研究员金天如是说。

尽管从最终体验上来看,央行数字货币与支付宝等类似,但是央行数字货币与支付宝等支付手段存在本质的区别。中国(上海)自贸区研究院,浦东改发院金融研究室主任刘斌指出,央行数字货币是央行的负债,具有无限法偿性;而微信、支付宝等电子货币是用商业银行存款货币进行结算的,不是央行负债,从这一点来讲,存在根本区别。

陈文补充道,第三方支付如此便捷的当下,现金使用的绝对规模仍然相对较大,充分说明数字化的法币推广可以填补市场空白,而并非一定是抢占第三方支付机构市场;而由于数字人民币有望实现的可控匿名,数字经济时代公众对于个人信息隐私的日益重视也为央行数字货币的增量市场提供了保障。

有望形成支付交易数据积淀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活动的参与方包括中国人民银行深圳市中心支行、深圳市政务服务数据管理局、工商银行(601398,股吧)深圳市分行、农业银行(601288,股吧)深圳市分行、中国银行(601988,股吧)深圳市分行、建设银行(601939,股吧)深圳市分行等,试点活动系深圳市政府与央行深圳中心支行以及四家大行合作开展。参与抽签时,申请人会提前选择工、农、中、建四大行中的一家银行作为数字人民币红包领取银行。

10月11日晚间,中央办公厅、国院办印发了《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综合改革试点实施方案(2020-2025年)》(以下简称《方案》),明确了深圳未来五年的主要目标。

从具体条款看,《方案》从三方面为深圳金融业发展提供了重点支持,其中提到,要在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深圳下属机构的基础上成立金融科技创新平台;支持开展数字人民币内部封闭试点测试,推动数字人民币的研发应用和国际合作。

在此背景下,业内人士认为,银行机构率先布局数字人民币将大有可为。

“选择不同的银行则是开通相应银行的数字人民币钱包,用户则能成为该行的数字人民币用户,相应的用户数据都会在该行的掌握中。目前测试环境下,基于数字人民币APP的四大行钱包使用体验都是一样的,不排除以后会有个性化功能的可能。”佘云峰分析。

记者注意到,上述四家银行分别对此进行了宣传。“各家银行呼吁客户选择自家银行,还是为了获取数字钱包客户,以布局未来基于数字人民币的相关金融业务。目前看,对于商业银行最大的吸引力是数字人民币零售支付工具有望形成的支付交易数据积淀,以此推动银行基于这些数据丰富零售金融产品线。但这里需要确定央行和商业银行就数字人民币支付交易数据的占有权限和使用权限,相关数据并不能仅仅用于合规审查,而是要把数据价值在合规前提下充分盘活。”陈文向记者分析道。

佘云峰指出,在此次数字人民币测试中,上述四家银行(工、农、中、建)的角色是数字人民币的运营机构,央行作为数字人民币的发行主体,具备技术服务能力的银行都能成为数字人民币的运营机构,负责向公众兑换数字人民币;技术能力不足的中小银行则可以通过与指定运营机构合作的形式参与到数字人民币的流通中。

“数字人民币实质上是一种现金而不是存款,从目前披露情况看,其不计入存款,不计息,也不可能构成银行的低成本资金来源。”金天告诉记者,“但如果数字人民币将来成为用户重要的支付方式,那么用户的银行渠道选择可能对其黏性、忠诚度等产生较大影响。比如一些生活缴费、信用卡和贷款扣划、基金定投扣款等将来是不是可支持以数字人民币形式直接支付?如果可以,那么一旦用户不再依托于某一家银行,那么对这家银行而言流失的就不仅是活期资金,而是用户的使用黏性,甚至最终是用户本身。所以,看似是对数字人民币渠道选择的争夺,但本质上还是对用户获取、活跃和留存的争夺。”

(编辑:朱紫云 校对:翟军)

(责任编辑:董云龙 )
以上就是这个文章的所有内容数字人民币红包试点落地 国有行抢先布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